观点湃|中国车市蕴含着无限可能性

时间:2024-07-23 09:26:10 来源:本溪市某某计算机制造厂

中国市场和成熟汽车市场尚有距离,观点国车也正因如此,湃中这里蕴含着无限的市蕴漯河市某某广告销售部可能性。

五年前,无限我们很难想到有豪华品牌主动来此寻求技术合作。观点国车更难预见到,湃中中国一批成立不到10年的市蕴新公司,可能将外资品牌挤压到如此难堪的无限地步。

随着市场卷斗加剧,观点国车各方都在寻求突破、湃中调整航向或找寻志同道合的市蕴“竞争队友”。

上汽奥迪深化合作,无限共同开发智能电动车

事件概述:2024年5月20日,观点国车今天举行的湃中“美美与共 共启新篇 奥迪•上汽迈入合作新台阶”新闻发布会上,上汽集团和奥迪汽车联合宣布,市蕴继去年7月份签署深化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后,双方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共同为上汽奥迪开发多款高端智能电动新车并联合开发Advanced Digitized Platform智能数字平台。

点评: 无论从南北奥迪的漯河市某某广告销售部产品力、品牌力平衡角度,还是上汽奥迪本身作为“年轻新豪华”品牌在新能源领域的存在感角度看,ADP项目的重要性对上汽奥迪都是不言而喻的。

这一点从大众高管宋斐明出任该项目CEO就得以验证。他在大众集团拥有25年工作经验且是大众PPE高端电动平台的总负责人。

另外值得一提是,有专业人士指出,一般针对产品线和技术线项目很少设有CEO一职,大集团设置CEO职位,至少是达到BU或者BG的规模。而此次针对ADP项目设置CEO,其用意不言自明。

再来看双方在合作中都提到的“将各自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这点。520发布会后,这句话有了更具体的解释。

根据发布会信息,ADP项目中的新车将分为上车体和下车体。前者偏向智能座舱,电子电气领域,由上汽和奥迪协作打造;后者则是底盘,行驶质感这些奥迪拥有长期积累的强项,由奥迪主负责。

上车体方面,上汽拥有的零束科技将为新车的智能化架构赋能,飞凡、智己的车型上已经搭载了相关技术。需要注意的是,零束的全栈方案有1.0-4.0四个阶段,未来ADP项目中的上汽奥迪新车将拥有上汽在数字化领域最领先的水平。

最后来看ADP架构对比PPE平台的领先性。公开资料显示,奥迪全球电动汽车平台PPE所搭配的电子电气架构为E3 1.2电子架构,架构下根据车内功能划分需要5个域控制器,也就是5个大脑。而上汽零束遵循集约化原则,未来新车架构由一个大脑统一负责。这意味着更少的线束,更节能更高,升级效率更高。

在奥迪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汽车行业从“技术引进”到“技术输出”的实质性进展。

哪吒汽车与宁德时代签署合作

事件概述:5月24日,哪吒汽车与宁德时代在上海签署十年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2025—2034年度展开全面战略合作,哪吒汽车将宁德时代作为汽车动力电池首选合作伙伴,宁德时代则为哪吒汽车提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动力电池产品和服务保障。同时双方还将进一步在零碳、CIIC一体化智能底盘、换电、V2G、电池回收以及国内外市场开拓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点评:从2022年的黑马,到2023年的失利,哪吒汽车正在经历从高处跌落后的调整期,最近更是动作频繁。

先是组织架构调整,再是任命资深媒体人担任市场传播VP的要职,CEO张勇也亲自充当产品部门的总经理,展现出其积极调整,以期重回主流的渴望。

不过,作为哪吒投资人的周鸿祎虽然掌握了流量密码,却没有给哪吒带来声量。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哪吒的问题——产品不错却不懂如何让用户觉得好,这方面应该向雷军学习。

对此,哪吒CEO张勇则回应称:“接受批评,营销向雷军学习,不丢人!”

然而,张勇学习雷军只学到了皮囊,没学到精髓。比如,虽然他也模仿雷军亲自向用户交车,但在随后的访谈中跷着二郎腿说“我也能亲自向用户交车”,但人家雷军的姿态从来都是谦卑的。甭管内心真实想法如何,人设水平高下立见。

此次的合作,让哪吒汽车与行业头部玩家多了一份羁绊,也就令它站稳市场多了一份底气和成功率。

事实上,哪吒汽车与宁德时代早在3年前便是客户和供货方的关系,只不过,这次的合作不再停留在电池领域,而是底盘、换电、电力供应、电池回收、全面降碳等产业链层面的合作。

看得出来,哪吒汽车本身虽缺乏鲜明的特点和标签,但却是难以舍弃巨大新能源市场的玩家。

理想汽车利润大跌

事件概述:2024年第一季度,理想比去年同期多卖了2.8万辆车;总营收达到256亿元,同比增长了36.4 %,环比却下滑 38.6%;净利润方面,从去年同期的9.3 亿元下降到5.9 亿元,同比下滑 36.7%,环比下滑 89.7%;自由现金流转负,为-51亿元,去年同期达到67亿元。

点评:简单来说,理想汽车错把风口当成了实力,进行了笃定扩张后,跌入了自信的坑。

2023年,理想全年卖出37.6万辆,并首次突破千亿营收大关,净利润也是首次实现年度盈利,达到118.1亿元。

彼时气势如虹的理想,设定今年80万辆的超高销量指引,同时将这销量重担寄予纯电产品上。按原定计划,除了已经在上半年上市的理想MEGA和理想L6之外,下半年还有M7、M8、M9三款纯电SUV。不过,随着理想MEGA的失利,这三款纯电SUV已经被延期到明年发布。

过去的近两个月,理想汽车股价从180多港元下跌到79港元,市值蒸发2200多亿港元。

正如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所言,“不要在好的时候过分觉得自己牛逼”。这句用来自省的话,现在用在李想身上再合适不过。

原本,在增程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自信心达到最大值的理想汽车已经准备在纯电领域再次证明自己。2023年,理想汽车招了6726人,员工人数扩张了63%。这是根据MEGA月销量6000辆来规划的人数。而现实情况是,MEGA的月销量4月份仅为1000台出头。

在遭遇失利后,理想汽车终于认识到,自己并非天选之子,只是在风口上飞起来的“猪”。于是,降价、下调年度目标、人员优化、架构调整等友商都经历过的事情,也在理想身上再次上演。

现在,理想面临一个抉择。是遵循做生意的“第一性原理”,放弃纯电,深耕增程,重回高盈利,还是证明自己,硬刚纯电,在下半年调整后,在2025年二次冲击纯电市场?

8768.top